台北系統裝潢,室內裝潢
最新消息 首頁 最新消息
 
西西《我城》化身裝置藝術 藝術家劉學成嘆香港價值流失
2016.3.14

1979 年,《我城》首度出版,西西筆下的城市景觀和人文情懷,凝住了一個時代。作者童趣的筆觸更是為人傳誦。當這部文學作品要「翻譯」成視覺藝術,又會有怎樣的效果?

 

由藝發局舉辦的「文學串流」活動之一「文本中存在或不存在的香港記憶」展覽(展期為 3 月 9 日至 27 日),邀請四名藝術家根據香港作家的地景文學作品,進行「視覺化」呈現。其中擅長木雕的劉學成以西西的《我城》為題,創作出一組三件的裝置,呈現香港消逝的回憶。他接受《立場新聞》訪問時形容,「西西好像一個先知,今日再看,更加到肉。」

 

劉學成中二時候「認識」到西西,全因學校閱書報告指定以西西名作《我城》為讀物。他憶述首次接觸作品的印象,主要是「舊香港情懷」。其閱書報告最終選取書本的第 9、12 及 13 章,截取「菠蘿」、「死屍車卡」和「天佑我城」的意象書寫。他尤其記得西西對「菠蘿」的描述,「將菠蘿擬人化,好童趣,好卡通,覺得西西寫得好得意」。

 

劉學成與其作《菠蘿》

 

劉學成受邀參展時,首先想起的便是這份當年讀書報告。正是這份報告啟發他以視覺方式呈現《我城》。長大後的他重讀小說,感悟比小時候深刻多了。「西西好像一個先知,知道香港將會失去一點東西,今日再看更加到肉」。人們對西西的印象普遍傾向童趣筆觸,然而他認為,童趣的文字背後其實是一種淡淡然的無奈與無力,「童趣只是手法,內裡實在是不捨」。

 

一組三件作品,分別命名為《我城》、《菠蘿》、《有》,主題圍繞城內人們的恐懼。其中 《菠蘿》直指六七暴動。西西的小說用上擬人化筆觸,訴說真菠蘿不願被假菠蘿污辱名聲,而走出來捍衛自己,要讓人們知道「真的菠蘿不會吃掉他們的嘴巴,又不會吃掉他們的手指。」劉學成版的《菠蘿》呢?展廳灰藍色的牆上,架著散發香味的真菠蘿,地上放著的菠蘿紙盒中則滿滿是各種「假菠蘿」:菠蘿衫、菠蘿拖鞋、菠蘿狗糧、膠菠蘿擺設......紙盒上的膠片則灑上點點紅色塑料,象徵血跡。他解釋,創作時曾經特地回溯當年暴動歷史。今次表現,旨在呼應當年北角一對小姊弟被「土製菠蘿」炸死的歷史,猶如西西的文字「用一種可愛的方法,呈現血淋淋的現實」。

 

小說中,逝去的人放著寫上「有」字的火車卡,從紅磡開向新界,準備埋葬,叫劉學成聯想到香港價值流逝,又是哀愁又是憐惜。他為今次展覽造了一個小鐵盒,裡面藏著微縮的香港島木雕,木雕小得可以捧在掌心裡。

 

「希望香港人學會如何,抓緊對於這片土地的情愫。」他說。

室內裝潢設計
最好的室內裝潢工程品質及服務
給您最完美的裝潢
每一次的服務都是珍貴的回憶,將最好的設計品質呈現給您。